【图文】黄明标|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之成因

作者:壮族布洛陀译介研究微信号:baeu-rodox-trans88发表时间 :2019-05-27


田阳敢壮山远景
【提要】布洛陀是远古时期壮族先民的部落首领。数千年来,壮族地区广泛流传着布洛陀开天辟地、创造万物的神话传说故事。居住在这个地域范围的壮族原住民族,包括布依、侗、泰语支同根民族,都认同布洛陀是本民族的人文始祖,从而形成了一个以敢壮山为中心的布洛陀文化圈。
【关键词】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成因
每年三月布洛陀祭祀活动热闹场景
一、布洛陀文化概况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崇拜的始祖。所谓始祖,是指一个世族最早来到世界的先人。对于一个宗族来说,有族谱可考的最早的祖先就是始祖,这是指血缘上的始祖。这个始祖是历史上确实存在的真人,而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除了有血缘关系的始祖,还有一种是无血缘关系,但是得到一个宗族、一个民族在观念上广泛认同的最早的祖先,这个人历史上可以考证确实存在,也可以无从考证;认同他的人可以有血缘联系,也可以无血缘联系,这种观念上认同的祖先,就是民族的人文始祖。人文始祖实际上就是一个神话传说人物,人们往往把本民族的形成,所创造的一切业绩,都集中到一个神话人物身上,把他塑造成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民族创世神。这种神话传说人物流传得越广,流传地域越宽,越能得到人们更广泛的认同。这种始祖神话传说在流传的过程中形成了始祖文化,其所流传的范围即形成始祖文化圈。
中华民族是个多元文化多民族的国家,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人文始祖。汉族地区的人文始祖是黄帝、尧帝、舜帝、禹帝和炎帝(神农),以黄帝为代表的人文始祖在黄河流域,炎帝则在长江流域。以炎黄为代表的始祖文化,首先在两大河流域流传,后来随着人们的迁移交往,又逐步流传到两大河四面八方,得到了整个中华民族的认同。因此,全世界的华人不管走到哪里,甚至加入了哪个国籍,都认同自己是炎黄子孙。
布洛陀文化源于珠江水系,流传于红水河及其上游南盘江、北盘江流域,右江及其上游驮娘江、西洋江流域,左江流域,都江上游龙江流域,红河上游及其盘龙江、普梅河流域。如果以行政区域划分,主要分布在我国南方的广西百色、河池、崇左、南宁,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贵州的黔西南、黔南两个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以及老挝、泰国、缅甸和越南北部地区。在这个地域广大的范围内,都流传着布洛陀的神话传说故事,传抄着创世史诗古壮字抄本《么经布洛陀》。布洛陀始祖得到了居住在这个地域内的原住民族壮族,以及壮侗、壮泰语支民族的认同,形成了一个大范围的布洛陀相对文化圈。在这个广泛的文化圈内,又有一个以敢壮山为中心的布洛陀绝对文化圈。这个文化圈以右江流域为中心,包括百色、田林、凌云、田东、平果、巴马、东兰、凤山、天峨、南丹、靖西、德保、那坡、马山、隆安等县,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七至初九这几天,人们都来敢壮山朝拜布洛陀,认同布洛陀为本民族人文始祖。
壮族群众朝拜布洛陀
二、布洛陀文化内容
敢壮山布洛陀文化的内容十分广泛,天文地理、婚嫁丧葬、山水林田、村名地名无所不包。其主要内容有:(1)造天地。天地原来是一块大石头,后来裂成上、下两片,上片是天,下片是地。天地离得很近,于是布洛陀用铁木棍把天撑上去,又跺着脚把地压下去,天地之间才变宽变高。(2)造山造水。敢壮山是布洛陀、母六甲下凡时所带的被褥变成的,那贯屯西绕村的小溪沟,是布洛陀屙尿流成的。(3)造火。古时没有火,东西都是生吃,布洛陀用木棉花絮缠上石头打出火花引火,人们这才有火煮东西吃。(4)开右江河。布洛陀、母六甲下凡时没有河流,他们就用随身带的开山石镰在大地上一划,开出了右江河。后来河水泛滥冲向敢壮山,布洛陀又搬来一座山堵在西头的拐弯处,使泛滥的右江河又由北拐向西南方向流去。(5)造谷种。布洛陀叫斑鸠、麻雀飞天取谷种。(6)造牛。布洛陀和母六甲捏泥巴造出水牛黄牛犁田耕地,开出洛陀垌一片水田种稻谷等等。这是第一部分内容“造万物”。
第二部分内容是维持秩序,创造和谐社会。布洛陀创造世界,创造万物,也给万事万物安排秩序,倡导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界之间的和谐。例如,老虎生性凶狠,曾经偷袭过敢壮山,布洛陀就把老虎派进深山守老林,并规定不得出来侵害人类和其他生灵;毒蛇被限制在地洞里,守着邻居的老鼠,不让老鼠出来偷粮食。从前天地间花鸟虫鱼、人畜禽兽无名无姓,没有规矩,也不知如何传宗接代。布洛陀给大家安名取姓,规定生育。老虎一胎只能生一仔,牛犁田耙地辛苦,只能在初春交配。人类以为自己掌管世间一切就很高傲,吃起东西没有节制,而且吃多屙多,到处屙屎尿。布洛陀认为这样子下去会坐吃山空,于是限定人一天只能吃三餐。太阳好奇,成天爬在高空看大地上的花草林木,使大地没有白天黑夜,害得大家没有休息时间。布洛陀就叫太阳12个时辰里只能辰时升起,酉时下山,这才有了天黑天亮,人畜才可以睡觉休息。
第三部分内容是伦理道德,主要内容有唱童灵、唱罕王、解婆媳冤经、解父子冤经和母女冤经、祝寿经等。此外还有追念父母养育之恩的“十月怀胎”,教育人们要讲礼貌,讲道德,不能忘本。
第四部分内容是宗教仪式,人做了坏事要向洛陀赎罪;牛马一生劳累,就请布洛陀给牛马赎魂,祈祷布洛陀给庄稼赎魂保丰收……此外,还有造土官皇帝管天下,造历书文字、节季农时等。
布洛陀文化的主要内容还有许多故事传说,这些故事传说有“布洛陀与敢壮山的传说”、“母娘岩与敢壮山歌圩”、“封洞岩的故事”、“将军洞的来历”、“通天洞与布洛陀根”、“洛陀垌与蚂节的来历”等。此外,许多村名、地名、山名的来历也与布洛陀有关,非常有趣。如:“那贯”是敢壮山下的第一个村庄,从前还没有村名,因为布洛陀在敢壮山后屙尿开渠引水到田头,又造了一只戽斗教那贯人戽水灌田,所以才取名“那贯”。除开那贯以外,还有那笔、那务、那宁、那纳、那骂、那化、塘布、塘旱、那锅、那咩、那菜、那厚、那豆、那怀、那马……据调查,仅敢壮山周边的五个乡镇,就有127个地名与布洛陀有关联,其中以“那”字冠名的就有93个。
祭祀活动和庙宇文化也是布洛陀文化的基本内容。布洛陀是壮民族心目中的始祖神、创世神,人们自然要朝拜供奉他,这就需要有庙宇。布洛陀的庙宇不一定是建筑物,更多的是自然山洞。布洛陀虽然为人们创造万物,也建造了房屋,但是他一辈子身居岩洞,传说布洛陀就是死在岩洞里的。因此,除了敢壮山上的布洛陀庙为建筑物,敢壮山周边的乡、村或周边县的布洛陀庙多是在岩洞里,甚至在山崖前。田阳县玉凤镇亭怀屯东北二公里的布洛陀庙,就是路边山崖前一块露天场地。传说布洛陀与母六甲离开敢壮山来到亭怀,夫妻俩曾经在此山崖下过夜,因此,人们就在这座山崖上加工绘制布洛陀、母六甲的生殖器,每年农历正月初四附近各村屯的男女老少都会集到这里上香点蜡烛念唱经诗,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形成了一个供奉朝拜布洛陀的场所。
布洛陀祭祀盛大场面
三、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的形成
敢壮山位于广西田阳县古城田州东面约10千米的地方,坐北朝南,东、西、北三面环山,南面为连绵的丘陵,海拔326.7米,相对高度198.9米,面积1700多亩。如果从高度和面积上看,敢壮山无法与周围的群山相比。然而,现实中敢壮山就是一座千百万人向往的圣山,每年农历三月初七至初九,周边十几个县的壮族民众少则三四万人,多则十几二十万人拥来这里,举行壮族地区最隆重的朝拜始祖布洛陀的祭祀活动,形成以敢壮山为中心的布洛陀文化圈。这个文化圈的形成有着考古学上的依据和社会文化的基础。
(一)考古学方面
百色盆地有着丰富的古人类文化遗存,多年来一直是国内外考古学界的研究课题。
右江盆地包括右江区、田阳、田东、平果和田林县,这里土地肥沃,林茂水丰,气候温和,适宜古人类繁衍生息。百色旧石器时代遗址就分布在右江两岸东西长约100千米,南北宽约15千米的第四级阶地上。1973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广西博物馆文物工作队在当时的百色县上宋村首先发现了大量的旧石器遗存,揭开了百色盆地旧石器时代遗址神秘的面纱。
接着,1977年又先后在平果、田东、田阳、百色、田林等县调查发现了旧石器分布地点70多处。到了1982年的全区文物普查和1987年开始的全国文物普查及其以后,百色又先后发现了诸如右江区百谷、小梅村、大梅村,田东檀河、高岭坡等具有重要发掘价值的旧石器时代遗址,采集或出土了近万件的旧石器标本。其中,最具划时代意义的是,已经上了美国权威刊物《科学》杂志第287卷第5458期封面的百色手斧。该杂志发表的《中国南方百色盆地中更新世的阿舍利石器技术》,肯定这是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手斧文化,从而推翻了半个世纪以前美国考古学家莫维士提出的关于“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没有手斧文化,其早期人类文化远远落后于西方”的论断。经美国伯克利地质年代学研究中心采样测试,百色旧石器距今80.3万年(±3000)。
田阳是百色旧石器时代遗址的中心区域,也是百色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重要的分布区之一。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田阳县博物馆会同中国科学院古脊所、广西博物馆文物工作队,先后发现了百峰、那坡、那满、头塘、田州、百育等6个旧石器时代分布区27处分布点。其中,百峰赖奎、头塘平合坡两处遗址在美国《科学》杂志287卷第5458期榜上有名,赖奎遗址出土的手斧与百谷手斧一道,引起了国际上的注意。2003年新发现的田州那赖旧石器时代遗址,面积6平方千米,采集到手斧9把、手镐8把和其他一批石器遗存。这是广西至今所发现的面积最大、手斧最多的旧石器文化遗址。由于文化遗存丰富,面积宽阔,前来考察的科学家惊叹:那赖可能是80万年前百色人的“首都”!
80万年前的百色有了古人类,几十万年来,虽然经过迁徙,还是有相当的一部分古人留了下来,继续在百色盆地繁衍生息直至新石器时代,使得百色的新石器时代也存在着大量的文化遗存。20世纪50年代,平果县乐尧山首先发现了磨光石器;1982年至1989年的两次文物普查及其以后,又在右江区、田阳、田东、平果、田林、德保、靖西、那坡发现了一批新石器文化遗址或石器分布点。其中,2002年发掘并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的右江区革新桥新石器文化遗址,出土了上千件的磨制石器,其中有石斧、石锛、石针、石锤、石砧等,引起了各方面的重大反响。
田阳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同样丰富,并且其范围扩大到南北两翼山区。1990年11月,坡洪镇新洞村农豆屯出土了4把制作非常精致的大石铲,这4把大石铲至今还是最漂亮的石铲精品之一,被定为国家二级文物。其他重要的新石器文化遗址还有百峰坡落遗址、那满破更那遗址、头塘平合坡南头遗址、坡洪敢来遗址,以及百峰那音、渡口村、东红,五村敢示,那坡平朴、坡洪新洞、陇升、局盛,头塘那徐、百武、百里,玉凤岭平,田州凤马、隆平等十几处散布点,这些分布点分别出土了石斧、石戈、玉戈、石锤、石锛、石针、石网坠、石舂等。2002年10月玉凤镇发现的东贯新石器文化遗址,是继革新桥遗址之后发现的又一处面积达到1.6万平方米的大型遗址,所出土的石器标本除上述器型以外,最引人注目的是加工磨石及石砧,文化层非常丰富,具有重要的发掘价值和研究价值。
大石铲文化处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约4000~6000年。这个时期正是原始社会从渔猎进入农耕时期。大石铲遗存主要分布于红水河以南的广大地区,在广西主要分布于河池、柳州、来宾、南宁、崇左和百色市。大石铲有实用器和礼器、祭器,作实用器的主要用于农业生产上的开沟挖渠翻土。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智能人已经走出山林从事农耕,因为金属农具尚未出现,更没有牛耕,人们只能用木头挖地,后来发明了石耕,出现了诸如大石铲、石斧、石锛之类的实用石器,这些都是当时最先进的生产工具,使得工效大大提高。因为大石铲成为当时先进技术的代表,很自然成了人们交往中互赠的高贵礼品。同时,人们崇尚神灵,希望神灵保佑农业丰收,于是大石铲又成为农耕祭祀活动的祭品,以及部落首领死后的陪葬品。
1990年11月农豆屯在农田中出土的大石铲,出土时4把石铲整齐地竖埋于水田中,刃口没有使用痕迹,无疑正是当时进行农耕祭祀祈求丰收的祭品。大石铲北方也有,但不叫大石铲而叫石耜。“耜”就是后来的“铁铣”、“铁锹”,是当时最主要最先进的生产工具。我国北方的耜有石耜、骨耜和木耜,在七八千年前的磁山、裴李岗、河姆渡文化时期出现。石耜传到南方叫大石铲,是当时岭南地区最主要的农业生产用具。在壮族聚居的桂西一带是否也使用大石铲作农耕,尽管田阳出土的大石铲没有使用痕迹,但是《布洛陀经诗》中已经明确告诉我们:“咪观否眉犁,欧令炸得利,欧令烈得那。”这是《经诗》中的壮语原文,“令”是汉语的“石头”,“令炸”即“山石”;“烈”是汉语“耜”的谐音,“令烈”即是“石耜”,连起来翻译是:“从前没有犁,拿山石犁地,要石耜犁田。”说明和北方一样,大石铲也是壮族地区农耕时期主要的农业生产工具,而不仅仅是礼器或祭器。
从旧石器到新石器时代,田阳县存在着大量的石器文化遗存,而以敢壮山为中心15千米的范围内,便分布着新、旧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或者石器分布点16处。其中,那生、三今两处旧石器分布点距敢壮山不足3千米。这些历史文化遗存表明敢壮山周围自古以来就有古人类居住,成为这块古老土地上的土著先民。后来,这些土著先民又进入文明社会的各个历史时期,继续创造新的历史,创造新的文化。
(二)民族文化基础
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的形成,还有着浓厚的民族传统文化基础。
壮民族传统文化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其中有口述、传记、歌谣、谚语、音乐、舞蹈、绘画,以及铜鼓文化、宗教祭祀文化。
口述文化。口述,通常是指讲故事。口述者在一定的范围内,根据对象的需要,用最简洁明了、最生动的语言来描述历史事件或历史传说故事,使听者在听的过程中了解历史,认识历史,得到历史文化的熏陶。口述文化产生于史前时期,由于没有文字,人们无法通过文字来记录历史,只好通过口嘱来传递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这种口嘱开始时常用于长者向晚辈所作的特别交代,后来又发展成口述历史传说故事,成为群众所喜闻乐见的一种口述文化,并且一直延续到文字社会的今天。口述文化不需要特定的场所和时间,也没有专门的口述者和听众。不管茶余饭后,白天晚上,也不管在村头地尾,门庭或火塘边,都可以讲。听众少的一二人,多则几十人上百人。人们通过这种不拘形式的文化方式,得以认识历史人物,了解社会发展进程。而一些历史传说故事经过口述者的语言包装和渲染,深深地打入人们的心中,影响了人们的观念,产生了潜意识的认同。
例如《布洛陀与敢壮山的传说》一文讲述的是:古时候,田阳这块地方和其他地方一样,没有草木,没有人类,没有生灵,布洛陀与母六甲受上天的派遣,来到田阳的上空。突然间一声炸雷劈断了他肩上的扁担,扁担一头装被褥的箩筐落在那贯,形成了“敢壮山”;另一头落在三今,箩筐里的五个孩子变成了“五子山”……(详见《布洛陀与敢壮山传说故事》一书)这个故事不知从何时起流传,一直流传到现在,影响了千千万万壮民们的思想观念,促使人们潜意识地认同敢壮山,年年三月从数百里外赶来敢壮山朝圣,形成了特殊的祭祀文化圈。
传记文化。传记文化是以文字的方式记录历史,这是传播历史最真实最有效的方法。说到文字,很多人都认为壮族没有文字。笔者认为这是非常片面、错误的看法。壮族自古就有文字,这就是今天民间还在流行的古壮字,以及后来的拼音壮文。古壮字始于何时,笔者没有深入研究,不敢奢谈。但是,从我们已经收集到的《么经布洛陀》手抄本来看,田阳县最早的一本《么经》,是玉凤镇华彰村巴令屯罗占贤家祖传的那一本,时间是清康熙十七年。也就是说,早在明清以前就有了古壮字。
有人认为,古壮字是借音汉字,不算壮文;拼音壮文是外国人帮搞的,不算数。这种自我否定的说法对民族文化有害无益,不可取。不能简单地说古壮字就是汉字的借音。实际上,古壮字和日文一样,与汉字有着明显的区别。比如古壮文“公甫”字,汉译就是“公”的意思,“公甫”和“公”不管是字面还是读音,其区别非常大,而且汉字里根本就没有这“公甫”字。再如“忐忑”两字,汉语念“tǎntè”。古壮字也有这两个完全相同的文字,但是读音完全不相同,“忐”念“更”,“忑”念“拉”。读法不同,字意也完全不相同。汉语“忐忑”意指心神不安的样子,古壮字“忐忑”是指上和下。还有很多文字,看起来好像是汉字,或者是汉字的组合,但是其发音是壮语,所要表达的意思也是壮人的意思,这与日文有相似之处。比如,日文中的“阶”字,表达的是楼层,而汉文则是台阶的阶,差别很大。
既然日文、古壮文与汉文有近似之处,而日文能成为日本的文字,为什么古壮字就不算是壮族文字?况且,古壮字直到今天还在广大民间使用,不仅我国的壮族人使用,越南民间老人也还使用,只不过是古壮字没有得到官方的正式认可推广而已。尽管如此,古壮字还在民间流行。从目前所收集到的壮族传记,凡是1949年以前出的传记,特别是道教、师公、书籍、壮剧唱本等,基本上都用古壮字抄写。其中《么经布洛陀》抄本、山歌歌词、唐皇唱本等,全是使用古壮字,现在新编的山歌,也用方块壮字。
多亏祖先发明的古字,使我们今天能看到了完整的《么经布洛陀》抄本。《么经布洛陀》抄本在田阳流传相当多,版本也多,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们总共收集到31本,其中上送区古籍办21本。现在已出版的《么经布洛陀》影印本,共采用29本,其中田阳占有14本。
歌谣文化。歌谣是民族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俗称山歌。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山歌种类繁多,仅田阳、田东就有欢安(田州山歌)、嘹歌、唐皇、古眉山歌、巴别山歌。其中,“欢安”分布范围在田阳、田东、百色、田林、凌云及巴马;古眉山歌分布在坡洪、五村和洞靖、桥业一部分;巴别山歌流行于巴别、桥业和雷圩、坡洪一部分;嘹歌主要分布在平果和田东思林一带;“唐皇”主要流传在右江河谷各县。这些山歌的主要内容有:劳动歌、生活歌、时政歌、结义歌、孝义歌、情歌、绣球歌。“唐皇”的风格是长篇叙事,有单人唱,也有多人唱。常安山歌的排歌也是长篇叙事,有布洛陀《创世歌》、《造万物歌》等。由于喜爱唱山歌,人们不管是在田里干活,还是上山砍柴、放牛,或者走亲戚,只要能相聚在一起就唱。因此,出现了在某一范围内,特定的时间、地点,大家相约聚在一起一整天一整天的唱山歌,形成了壮族山歌文化的新亮点——歌圩文化。
田阳的歌圩始于隋唐,目前全县有传统歌圩12处,大体时间是每年农历二月初二开始,至五月初五结束,赶歌圩的人数少则六七千,多则三五万,甚至20万。此外,周边的百色、田东、平果、田林、凌云、德保、靖西、那坡、巴马、东兰、凤山等市县均有歌圩。敢壮山歌圩是广西目前规模最大,人数最多,最独特的壮族歌圩。
敢壮山歌圩的形成也与布洛陀有关。相传敢壮山是布洛陀与母六甲降凡和生儿育女的地方,孩子们长大以后,布洛陀把他们由近而远地分派到新开劈的各个山头去建家立业,繁育后代。孩子们有了孙子,孙子又有孙子,没有多久,天下的大半边都是布洛陀的子孙后代。而这些孩子不管走到哪里,或在哪个山头上,大家都忘不了布洛陀母六甲的养育之恩。于是,每年农历二月十九日布洛陀生日这一天,子子孙孙们便成群结队,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给老祖公老祖婆拜寿。由于子孙太多,住在就近的先来,很快就能进母娘岩给布洛陀、母六甲拜寿,路途远后到的则从洞口一直到山脚排成长队等候,一等就是半个多月。到了三月初七这天,等待拜寿的人还没能上山,子孙们耐不住了,由于拜寿心切,于是就地引火烧香,香火一直从山脚插到母娘岩洞口。三月初八一早,整整接受拜寿20天的布洛陀祖公走出洞口台地前,看见山上山下的香火长龙,以及山前山后的子孙,心情十分高兴,禁不住开口唱歌,又将头上戴的竹帽子抛向山下。山下的人们听见老祖公开口唱歌,大家心情振奋,也跟着唱起来。就这样,大家你唱我和,从此形成了敢壮山歌圩,后来抛竹帽子变成抛绣球。
祭祀文化。敢壮山是歌圩,同时也是布洛陀文化圣山,是周边十几个县朝拜布洛陀的圣地。山上有祖公庙、母娘岩、将军洞、鸳鸯泉、通天洞、布洛陀根、圣水池、望子台等等。对于祖公庙,过去老一代人叫“圣府”,而很少叫“祖公庙”。祖公庙与母娘岩等各个点一起,都是人们朝拜、祭祀布洛陀母六甲的地方。每年农历三月初七到初九,周边各县的村民们都抬着香猪、烧猪、鸡、鸭、水果等祭品,来到敢壮山祭祀布洛陀,给布洛陀进香。敢壮山的祭祀活动与别处有许多不同,首先是庙宇。现在的祖公祠始建于唐代,后来多次被毁,又多次重建。但是唐以前以岩洞为庙,没有人为建筑的祖公庙,现在敢壮山周边县,很多布洛陀庙还是在岩洞里,甚至是山崖边。其次,各村所献供品都包含有一层与村史有关的含义。例如,那笔屯的祭品有一只鸭模型,因为那笔屯是布洛陀首先造出鸭子的地方;塘布屯是布洛陀指定专门从事织布的村子,所以祭品中有一架纺轮。再次是歌祭。各村来朝拜布洛陀时必定要唱歌,以歌祭祖。歌种有祭祀仪式歌,即《十拜歌》、《十唱歌》、《唱祖公》等,内容大致是赞颂布洛陀创造世界,创造万物的功德;最后是祭祀与歌圩相结合。人们来赶歌圩必须先祭祀,朝拜布洛陀,然后才能唱歌对歌,形成了独特的敢壮山祭祀文化。
铜鼓文化。铜鼓文化是布洛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出土的铜鼓年代最早为春秋战国时期,又从春秋战国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年,主要为壮族、瑶族、苗族、彝族、侗族所使用,流传范围主要在广西、云南、贵州、广东、湖南等少数民族地区,以及越南、缅甸、老挝等一些国家。其中广西铜鼓最多,区、市、县三级博物馆收藏的铜鼓就有600多面,而民间收藏的就更多了。例如东兰一个县就有900多面民间祖传铜鼓。铜鼓主要用于民族宗教活动,也作婚嫁喜庆寿典之用,同时也是一种民族乐器。铜鼓集冶金、铸造、音乐、舞蹈、宗教于一身,是研究民族经济、科技和文化历史的“百科全书”,其主要标志是纹饰。早期铜鼓多饰太阳纹、蛙纹、羽人纹、鸟纹、翔鹭纹、雷纹、云纹、云雷纹、牛纹和船纹等。从这些纹饰中我们看到了浓浓的布洛陀文化氛围。
第一,用形象的图案展示壮民族古老的“三界”思想观点。古人认为,宇宙之间有上、中、下三界,上界为天、下界为水、中界为地。管理天界的是天神雷王,铜鼓上的标志就是太阳纹、云雷纹;下界是水神,铜鼓上的纹饰标志是船纹、翔鹭纹;中界是地神布洛陀,地界的事情包罗万象,一切由布洛陀管理指挥,铜鼓上的纹饰标志是羽人纹、鸟纹,因为人的祖先是鸟部落。所谓“三盖三王造”,就是“天、地、水”三界王。
第二,图腾崇拜。壮族有12个宗族,每一个宗族有一个图腾,作为民族崇拜的象征图案。上面所提到的铜鼓纹饰中,其中就有“鸟”、“鹭”、“牛”、“青蛙”等四个图腾。第三,展示社会发展历程。从铜鼓上的翔鹭纹、船纹到青蛙纹、羽人纹和牛纹,使人一看就知道这个时期正是人类从渔猎进入农耕的转折时期。青蛙是稻田免受虫害的守护神和求雨的吉祥动物。相传古时候敢壮山西部的洛陀垌的稻田遭受严重的蝗虫灾害,布洛陀发现后把蝗虫招回敢壮山,锁进一个岩洞里,又请来雷王的儿子青蛙下来看守田垌。青蛙来到布洛陀垌后,忠实地守护农田,使田里的作物免受虫害。但是,青蛙被毒蛇咬死了。布洛陀便诏告天下,村村寨寨制作一个轿子,在轿身上画蚂图案,人们抬着蚂轿游田垌,唱蚂歌、跳蚂舞,为蚂举行一个月的葬礼,后来这个习俗一代接一代地传了下来,形成了一年一度的蚂节,轿身上的蚂图案成了壮族人崇拜的蚂图腾。在田阳及其邻近县田东、右江区、巴马等县出土的铜鼓中,都有这种青蛙图腾。这是布洛陀文化最原始的记录。
口述、传记、歌谣歌圩、祭祀文化和铜鼓文化是壮民族文化的精华,她和民间古乐、古舞、古画一起,形成了独特的布洛陀文化体系。
(三)民族崇拜
民族崇拜产生于民族心理,这种民族心理就是寻根问祖的心理。
田阳县自从80万年前有了人类以来,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就一直生活着壮民族的先民。虽然经过历史的大迁徙,有的先民随波逐流到了别的地方,但是大部分先人还是留了下来,形成这块古老土地上的土著族群,一直进入文明社会。今天,在田阳县33万人口中,壮族就有29万。在田阳周边的右江区、田东、平果、德保、靖西、那坡、田林、凌云、巴马、东兰、凤山和隆安、马山等县,壮族人口也占总人口的60%~90%之间。壮族人在东汉以前不叫壮人,而叫“俚人”、“僚人”。由于壮族先民生活在远离中原闭塞的荒蛮之地,因而被外人称为“蛮人”、“俍人”,而“俚人”、“僚人”则称自己为“甫僮”、“甫曼”、“甫土”。“甫僮”、“甫曼”、“甫土”三个名词均为壮语,“僮”为“壮”的旧称,汉译分别为“壮人”、“村人”、“土著人”。这三个旧称到今天还在沿用,特别是“甫土”,居住在这里的汉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不能称“甫土”,这就更能说明,世世代代居住在桂西山区的壮族人,是土著民族。
在原始社会时期,每一个部落的形成必须要有首领,没有部落首领,这个部落就要土崩瓦解。上古时期,壮族先民在这里已经形成了土著族群,自然就会有族群首领。这个族群首领统领的人数越多,地域范围越大,权威也就越大。人们把一切希望寄予首领,只有他才能解世间的所有难题,只有他才能创造世间的一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先人的逝去,后人谁也没见过这位创造了族群神化世界的部落首领。人们出于寻根问祖的心理需要,于是由长老们编造了一些理想中族群首领的神话故事,把没见过的这位族群首领,塑造成理想中无所不能,完美无缺的英雄神,勾起了人们的民族崇拜情结。人们把族群英雄神尊崇为创造神、始祖神,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一切。于是,在没有文字、没有绘画的上古时期,人们找来一块大石头,作为创造神、始祖神的偶像搬上神台供奉。这种原始的民族崇拜最初只是一村一寨,后来渐渐扩散,形成了一个广大的认同圈。
敢壮山布洛陀文化遗址具备这样的民族原始崇拜氛围。如果仅从山的地形地貌来看,敢壮山实在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包。但是,周边的老百姓自古以来就认定布洛陀在这里创造壮人世界,因此,人们崇拜他,敬仰他。据调查,敢壮山最古老最原始的朝拜,就是在母娘岩里立上两尊大石头来供奉。平时,人们谁家有难都来找布洛陀化解,久婚不孕的夫妇就来这里求祖公祖婆送喜。在人们的心里,这两尊石头就是布洛陀和母六甲的化身。后来,这种民族崇拜得到越来越大的认同范围,形成了以敢壮山为轴心的布洛陀崇拜文化圈。
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偶然的。她是民族文化历史的积淀。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的发现,填补了珠江流域原住民族无始祖的空白,是壮学研究领域的新突破。布洛陀文化遗产的发掘整理,丰富了我国南方,特别是珠江流域民族学、文化人类学、神话学以及宗教学的原始材料,对推进和研究珠江流域历史文化,特别是对研究壮族、壮侗壮泰语学民族文化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同时,敢壮山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发现,将使人们看到了壮民族文化旅游业发展的新希望。
广西田阳县敢壮山布洛陀文化遗址
[文献信息] 黄明标.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之成因[A]. 宗教与民族(第四辑)[C]. 2006:287-299。

关注壮族布洛陀译介研究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